自定内容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又见剧场
又见动态
演出资讯
旅游功略
在线订票
又见论坛
当前位置
文章正文
臻于至善的中国气派——《又见平遥》中国风系列报道之七
作者:执手    发布于:2013-10-26 09:35:41    文字:【】【】【

臻于至善的中国气派——《又见平遥》中国风系列报道之七

飞龙雕凤,深邃藻井,一窗一门,一品一房,都有其特殊韵味……古建,是《又见平遥》之骨骼。百年老字号,千年平遥城,情境剧建筑群当中的中国元素琳琅满目、美轮美奂。


近日,记者走进《又见平遥》剧场,触摸那里林林总总的各色古建,近距离感知臻于至善的中国气派。


“历史标尺”的斗拱


五千年,也许只是个数字,但却是一个民族的发展史。在历史的年轮上,建筑成为时代的标志,它记录着一个又一个故事。 《又见平遥》就是一个完整古建书籍,从周代的斗拱、瓦片,到明清时期的装饰物雀替、额枋、彩绘,整个汉民族的建筑文化在这里体现。


“古代中国是一个序列繁复、等级森严的社会,为了体现这种尊卑观念,人们不但要在日常举止方面约束自己的行为,对于住所也必须遵从固有的法则,这使得越制建筑在历史上几乎成为不可能。”平遥县印象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在盼说。


王在盼不仅是一个商业者还是一个古建专家,他对各种古建在不同历史形态下的发展有着独到的见解。


在《又见平遥》剧场,随处可见的建筑构件斗拱就有着两千年的传承历史。


作为中国古代建筑特有的构件,它是柱子与屋顶之间的过渡部分,它将屋顶和上层构架的重量传给柱子,起承上启下的作用。在中国古代,斗拱是区别建筑等级的标志,越高贵的建筑斗拱越复杂、繁华。


“两千年前,周代铜器上就有斗拱的图案,不过那时的形象比较简单。到汉代,成组的斗拱已大量用在重要的建筑中,斗与拱的形式也逐渐多样化。建于1056年的应县佛宫寺释迦塔,所使用的斗拱达到60多种,是中国古代木结构建筑的代表。”王在盼说。


元代以后,斗拱尺度逐渐缩小。到明清时期,柱子和梁增大,斗拱尺度更小,而且排列丛密,制作更加精巧,使得斗拱的结构功能逐渐减少,变成了很纤细秀美的以装饰为主的构件。因此,斗拱成为鉴定建筑年代的主要依据。


承袭春秋的瓦件


除斗拱之外,瓦也是其中一大特色。据考证,瓦发明于周代,至春秋战国时期,瓦的应用已经相当普遍了。中国的瓦件以材质来区分,可分作青瓦、铜瓦、金瓦、铁瓦、明瓦等几大类,其中以泥坯烧制的青瓦用量最多;而从形状来区分,又可分为板瓦与筒瓦两大类。


“在中国古代社会,对于瓦的运用曾有极为严格的规定,只有级别达到一定程度的官员才准在私宅上使用筒瓦,平民则只准使用板瓦。”王在盼说。


在施工规划伊始,为了精确勾勒仿古建筑外形与内置结构,项目部多次组织专家和施工承建团队赴平遥各个乡镇村落进行实地考察与测量,从其项目部的工作日志中可以看出,他们的足迹遍及襄垣、段村、普洞、宁固、卜宜、岳壁等平遥所有的村镇,但凡保存有古建筑的村落,他们都会去采风,大到庙宇殿堂小至民居商铺。


王在盼告诉记者,“剧场中每一组构件、每一个脊兽、每一幅雕花,无不做到有成例、有出处。因为仿古建筑不同于现代建筑,可以随意发挥想象,它是尊重历史、保留原貌、贵在传承、拒绝创新的。”


教化于人的装饰


在整个建筑群中,雀替亦称 “角替”,明清时成为柱头上的装饰物。在中国古建筑中,所有雀替都制作得华丽、繁缛,给人以精美绝伦之感,后世甚至有无雀替不成中华建筑之说。


而“额”在汉唐时期称为“楣”,直至清代称“大额枋”“小额枋”。额枋不仅是建筑物当中的承重部件,同时,它也是一个重要的装饰部件。隋唐时,额枋或雕刻、或彩画、或漆涂,无论从色彩还是工艺造型上都为建筑物本体增添了美感。


技工们还将勤劳节俭、金融之道、经营世家、忠厚礼仪、高风亮节、诗书执理、孝悌力田等传统故事绘于其上。


“一般图纹的编绘有三阳开泰、鱼跃龙门、和合万年、天平景象、一路荣华、喜报三元、连年有余、安居乐业、招财进宝、福在眼前以及梅兰竹菊、文房四宝、琴棋书画等,给观者一种非同寻常的感染力。”王在盼说。


《又见平遥》剧场,无论从门洞的设计、庙宇的摆放还是家具的阵列,都有它特定的涵义,是在用汉文化铸就着自己的风俗民情。同时,古人将这样的情怀,刻于石上,雕于木上,绘于墙上,在石、木、墙、柱上,只要读懂它,就可以看到生命,那里有晋商的文化与情怀。


仰望历史的城墙


古建透析着千年的变迁,舞者在动、城墙在动、字画在动,让我们感受到不是时间可以阻隔空间,而是它们在用生命与今人共话历史。让一寸,少一尺,是古人用礼制和尺度以建筑做出的谦卑。


《又见平遥》剧场建筑总高度为15米,属于低层建筑,整个剧场的功能部分和建筑体块在平面上展开,占地面积大,空间开阔,有利于与周围环境相结合。建筑处在古城西侧,为表示对平遥古城的尊敬,建筑单体将6米的高度处理在地下,地上部分高度仅为9米,低于古城墙12米的高度,且单体建筑与古城墙的距离控制到100米,做到了新建筑临古城而不突出。


这是剧场的一大特色,是剧场对古城的仰望。剧场设计灵感来源于古城内绵延起伏的屋面,有高潮、有低谷,一波三折,起起落落,仿佛在演绎着一幕幕人生大戏,也展示着古城曾经的繁华与沧桑。


“在场地东西两侧3米高的阶梯型景观退台上设置泛光照明,以不同亮度、不同阴影变化照明的搭配,使建筑物在黑暗中获得炫目亮丽的效果;南侧挑出的屋面板下设置泛光照明,通过不同亮度的照明来强化屋面舞动的优美轮廓;首层镂空叠摞的瓦墙设置内透光照明。灯光照耀下的建筑在夜幕下熠熠生辉,成为夜晚点缀平遥古城的一颗璀璨明珠。”王在盼说。


依托古城,《又见平遥》剧场就像一个孩子,对古城以尊重,对文化以虔诚,对民族以仰望,从这里可以触摸中华民族之根。


 

关于我们
图片